关闭微信号码
微信号: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以上二维码 或 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
一定要告诉我【从代妈报名看到的】否则拒绝
信息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三亚代妈报名 -> 《巡回检察组》里的女人,为啥一个比三亚供卵一个讨人厌?
《巡回检察组》里的女人,为啥一个比三亚供卵一个讨人厌?
【应聘提醒】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培训费、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
独家广告赞助商
会员级别: (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圆梦孕妈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营业执照

未通过身份证+营业执照认证

应聘电话:
13280617512 圆梦孕妈 [查看发帖记录]
打电话给我时,请一定说明在  三亚代妈报名  看到的,谢谢!
联系微信: 13280617512
  • 只要会打字,动动鼠标、传点图,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代妈报名站(PC+手机版)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点击注册图片

  偏正剧题材的戏,大多时候,都是“男人戏”,即便有戏份较多的女性角色,也一般是与主要男性角色有恋爱或婚姻等关系的附属角色。

  所以一开始看到《巡回检察组》又是“男人戏”时,我一点都不意外。

  意外的是……

  这部剧里的女性角色,未免也太讨厌了吧?

  而且是一个比一个讨厌。

  宋春丽饰演的嫌疑犯沈广军之母胡雪娥,以一个为了给儿子翻案而不顾一切死缠烂打、对所有人都充满敌意、蛮不讲理的老太太的形象出现。

  宋春丽的演技,让人渐渐忍不住感慨“可怜天下父母心”,觉得胡雪娥虽然可恶但更可怜,而且……

  越往后看就会越发现,这位头发花白的老太太,已经算是全剧最不讨厌的女性角色了。

  韩雪饰演的检察官罗欣然,早就因为烈焰红唇大波浪而被网友吐槽过一轮了,前几集里,她在这部剧里仿佛就是一个专门念广告的存在,每天打扮得花枝招展,把公检法机关整得跟时装秀场一样。

  但外形不符合大家对检察官的认知还在其次,最重要的是这个角色的人设和性格。

  确实,她嫉恶如仇又关心平民百姓,不会涉嫌贪腐,可是,就因为工作调动结不了婚就憋了一肚子气成天不耐烦地给周围人摆脸色,自己的工作还得别人把她哄高兴了才能干,多大人了还不分公私和轻重、还不会控制情绪?

  而且,在她的眼里,似乎从来没有上下级之分,只要老娘不高兴,就算你是天王老子我也要给你摆脸色,对着熊副检察长要摆脸色,对着巡回检察组的组长还是要摆脸色,试问现实里,不论公检法机关、还是任何工作单位,哪个正常员工敢像她这么横?

  凭啥呀?

  凭你是女人,知道这群大老爷们儿不会跟你计较?

  编剧把女性想象得未免太狭隘了一些。

  这种狭隘,不仅体现在罗欣然身上,整部剧中各种类型的令人讨厌的女人代表都齐全了,堪称《令人讨厌的女子图鉴》。

  罗欣然还只是在职场上仗着是女人就不守秩序,而白小莲,则是在利用女性作为弱势群体的反向优势来陷害他人。

  从名字上也看得出来这是一朵“白莲花”了,几乎是全方位的白莲花:跟乔逸,看上去是亦师亦友的闺蜜,实际却嫉妒利用人家;面对读者和粉丝,假惺惺地装柔弱装可爱;最可怕的是利用“强奸受害者”来陷害男性。

  而乔逸呢,先不说演员了,毕竟这部剧里拖后腿的演员也不止这一个,单纯只说人设,明知张一苇是政法委书记的公子,居然就妄想着能一见钟情从此飞上枝头变凤凰,既虚荣又无知。

  白小莲勾勾手指她就跟着白小莲走,张一苇勾勾手指她就跟着张一苇走,人家随便说点甜言蜜语她就信以为真,一个再典型不过的毫无主见的“恋爱脑”。

  再然后,是政法委书记张友成的老婆郑双雪,好歹也算是一位事业有成的企业家女强人,结果剧情来看,面对遭人陷害的儿子,她出的全是昏招,几乎让人怀疑,以这样的智商和眼光,她到底是怎么做生意的。

  作为母亲,她盲目溺爱自己早已成年的儿子,明知他的所作所为有可能葬送丈夫的政治生命,依然一次又一次地瞒着丈夫试图替儿子“擦屁股”。

  在她的眼里,只要自己儿子不要留下案底、只要自己老公的官位能保住,其他人的死活都可以不管不顾。

  更可笑的是,她如此“尽心尽力”,丈夫张友成却根本不三亚供卵领情,觉得这样的老婆孩子是“有病的家庭”,为了“人民的正义”,他随时可以和郑双雪离婚,也可以抛下张一苇这个儿子。

  郑双雪已经为了儿子的事情住院了,张友成对她的身体状况全无半分关心,只是“客套”地去看了一番就走了。

  但因为郑双雪的人设太惹人厌,观众自然而然地就站在了张友成的这边,认为是她太蠢太拖后腿了。

  来总结一下这几位主要的女性角色:

  罗欣然,不招人待见的职场花瓶;

  胡雪娥,倚老卖老固执己见的老年女性;

  郑双雪,慈母多败儿的典型,干部家庭里拖后腿的存在;

  乔逸,虚荣又无知的恋爱脑;

  白小莲,利用女性优势不择手段谋利益的高级白莲花……

  各式各样令人讨厌的女人,齐活了。

  无脑的太无脑,有脑子的又太狡猾,一时之间,我竟然说不出来到底最讨厌哪一个。

  编剧对女性的态度,台词中就能看得出来,比如得知郑双雪住院后,男主让张友成对她说几句软话,“毕竟是女人,受不了太大惊吓”。

  或许在编剧眼里,女人就是软弱的、不懂事的存在。

  而六亲不认义正辞严的张友成呢,深沉地表示:做我的爱人,就得坚强,就得有分辨能力和承受能力。

  做你的爱人,是什么光宗耀祖的事情吗?还是能得到什么好处?

  房子是她买的,儿子是她养的,别说没付出金钱和精力,看上去,他连感情都没有付出,从头到尾,其实只贡献了一颗精子?

  如果平时就跟妻儿多一点交流,至于发展到这地步吗?

  这几个女性角色,原本可以不必如此讨人厌的。

  就比如郑双雪,她为什么会这样?

  丈夫张友成是当官的,很忙很忙,顾不上家庭,她也有自己的事业,所以张一苇小时候没人照顾,经常去冯森家里吃饭,于是张一苇“长歪了”,成了“平城四少”之一。

  然后张一苇因为是张友成的儿子而遭人陷害,张友成却几乎完全不管,对儿子更是没有半分信任,全是郑双雪一个人在忙活,虽然都是在瞎忙活。

  全都是郑双雪的错吗?

  编剧笔墨稍微调整那么一点,观众就能发现其中的问题。

  可编剧没有。

  他只让张友成在领导面前意思性地反思了一下自己对家庭关心不够,很快就视家庭为可以随时抛弃的拖累了,跟失去老婆的冯森一起“舍得一身剐,才能干政法”了。

  说到这里,不得不提冯森惨死的妻子郑伟丽。

  作为男主角的“白月光”,虽然全程活在回忆里,但已经是剧中难得一位形象正面的女性角色了:丈夫忙于工作不回家,她任劳任怨地照顾着家庭,甚至还照顾着丈夫同事的儿子。

  结果唯一一位“好女人”,死得那么惨。

  她的好,是传统中国妇女的那种好,思想也还停留在“男主外女主内”的封建社会,看到张一苇无人照顾,她不会觉得自己与郑双雪同病相怜,都嫁了一个不回家的男人,反而埋怨郑双雪为了事业不顾孩子。

  男人为了工作不顾家,天经地义,女人为了工作不顾家,就不可原谅。

  就算这个男人的工作只会给家里带来灾难,这个女人的工作却可以赚钱养家,也不行。

  大概郑伟丽就是所有男人都想娶的那种“贤妻良母”吧。

  可即便是这样的“完美妻子”,依然是拖后腿的存在:面对郑双雪那样的妻子,可以腐蚀同化,面对郑伟丽这样的妻子,可以打击报复,反正总有一种方法能伤到她们正义的检察官丈夫。

  其实我很想问,那你们干嘛结婚呢?

  看到现在,不就是干部自己没问题,有问题的是家庭吗?

  这解决方法太简单了:不结婚保平安!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代妈报名看到的,谢谢!
相关三亚代妈报名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