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微信号码
微信号:请联系网站管理员
微信二维码图片
微信扫以上二维码 或 手工输入以上微信号加我
一定要告诉我【从代妈报名看到的】否则拒绝
信息详情
  当前位置:首页 -> 九江代妈报名 -> “外卖员自焚”是谁的锅?上百个司法判例给出九江代生孩子不同答
“外卖员自焚”是谁的锅?上百个司法判例给出九江代生孩子不同答
【应聘提醒】 凡是以任何理由向求职者收取服装费、培训费、押金等各种费用的信息均有欺诈嫌疑,请保持警惕!建议多家咨询对比,寻找有通过身份证+执照验证的招聘信息。
独家广告赞助商
会员级别: (到期时间:终身)
置顶情况: 未置顶
公司名称: 圆梦孕妈
认证情况:

未上传身份证+营业执照

未通过身份证+营业执照认证

应聘电话:
13280617512 圆梦孕妈 [查看发帖记录]
打电话给我时,请一定说明在  九江代妈报名  看到的,谢谢!
联系微信: 13280617512
  • 只要会打字,动动鼠标、传点图,就能在1分钟内拥有自己独立的代妈报名站(PC+手机版)点击右侧立即入驻 →
点击注册图片

  壹月壹壹日,一名饿了么骑手在江苏泰州海陵区某饿了么蜂鸟配送门店前试图自焚,后被附近商户施救,火灭后骑手拒绝前往医院接受救治,声称要讨要“血汗钱”。

  壹柒日,饿了么官方回应此事称,刘师傅和家属的治疗及相关费用,已由饿了么支付,将尽最大诚意和努力做好后续工作。

  据了解,与外卖员刘师傅存在劳动关系的为靖江赢跑公司,而该公司为饿了么在泰州区域的物流合作商。因为配送服务费结算问题,刘师傅与靖江赢跑公司产生矛盾,在双方多次协商未果后,他选择了这种极端的方式。

  尽管与外卖员不存在劳动关系,但在此事件发生后,饿了么还是先期支付了治疗及相关费用。这也是应有之义,毕竟舆情汹汹,企业声誉还是要考虑的。

  当然,饿了么应该不会担心这笔钱最后没有着落,每一个配送公司在与饿了么签订合作协议时都会掏一笔不小的保证金,何况还有一定周期的派送费用待结算。

  平台在不同区域发展合作配送商,由配送商招募骑手开展配送服务。平台——配送商——外卖员,这个看起来很简单的三角关系,实际上长期以来处于“剪不断、理还乱”的状态,而决定这种状态的也绝非是否存在“劳动关系”这么简单。

  由于工作的特殊性,外卖员似乎每天都处在危险的边缘——不是撞人就是被撞,而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在涉及到赔偿的问题上,“劳动关系”有时并非唯一的考量因素。梳理中国裁判文书网,仅搜索“饿了么”“交通事故”等关键字,就有玖柒叁条结果。

  在这些判决书中,同类的案子往往会出现不同的判决结果。

  一般而言,饿了么平台(上海拉扎斯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与配送公司之间签有《蜂鸟配送代理合作协议》,其中基本免除了饿了么平台在外卖员发生交通事故后的所有 。

  不过在具体案例中,在饿了么平台是否承担 问题上,各地法院认定不尽相同。

  大多数法院以事实上的劳动关系判决配送公司承担交通事故 ,但是还是有部分司法机关对此持不同态度。

  在王某惠、孙某壮与拉扎斯公司、黑龙江云果公司交通事故纠纷一案中,法院判决饿了么平台九江代生孩子与配送公司共同赔偿交通事故受害人肆贰万余元。

  理由为,“依据拉扎斯公司与黑龙江云果公司的协议,涉案平台还对配送员的送达时限进行监控。拉扎斯公司作为‘饿了么’平台的所有人及运营方与孙某壮之间,存在事实上的监督管理关系”。

  另外,法院认为拉扎斯公司和云果公司都从派送费用中获得了收益,既然有收益,就应该负责,即在交通事故中承担侵权赔偿的 。至于《合作协议》,法院认为协议的性质属于内部协议,对外不具有约束性,因此在案件审理中无效。

  违章驾驶,外卖员是否需要担责

  很多情况下,外卖员骑摩托车送餐时都存在交通违章行为,或者无证,或者无照,而一旦发生交通事故,外卖员往往需要承担主要或全部 ,但是涉及赔偿时对以上因素进行考量时,司法机关的观点往往也不尽相同。

  曹某、李某英与绵阳吉茂物流公司、上海拉扎斯公司交通事故纠纷一案中,外卖员曹某驾驶无证摩托与李某英发生交通事故,法院认为,之所以发生交通事故,其原因在于外卖员曹某道路交通安全意识淡薄,并且驾驶未注册登记的无号牌电动二轮摩托车上路,因此存在重大过错,应当承担赔偿 。

  最后法院判决曹某承担保险外的 赔偿贰肆万余元,绵阳吉茂公司、拉扎斯公司承担连带赔偿 。

  同样是无证无照驾驶,另一案件则作出完全不同的判决。

  在上述“王某惠、孙某壮案”中,法院认为,虽然孙某壮无证驾驶无号牌二轮摩托车将王某惠撞伤。但原因在于黑龙江云果公司未能对孙某壮的驾驶证及其驾驶的二轮摩托车牌号进行严格 ,对涉案交通事故的发生有较大过错。因此,赔偿 应该由其所在公司来承担。

  该案未判决骑手承担任何 。

  “劳动关系”基本确认,司法偏向保护外卖员

  在发生较大的交通事故后,出于利益的考虑,平台或者配送商往往甩锅给外卖员,或者以“承揽关系”代替“劳动关系”,或者辩称外卖员并非在配送过程中发生事故,以达到减少 的目的。

  不过,从司法实践来看,基本上所有法院都认可双方存在的是劳动关系,且由配送公司承担赔偿 。

  在济宁市的一起交通事故纠纷中,法院认为,虽然配送公司与外卖员签订的是承揽协议,但是从实际内容和具体情况来看应该属于劳动关系,既然是劳动关系,那么配送公司就应该对交通事故中承担赔偿 。

  合肥的一起案件中,配送商称詹某确属其公司站点工作人员,但并非派送员。对此法院认为,既然配送公司称詹某仅为工作人员,但是没有拿出有效证据证明这一点,既然没有证据,且事发时詹某骑行载有“蜂鸟配送”标识送餐箱的电动车穿行于居民小区,因此只能认定詹某在事发时是作为骑手在工作。

  谁是投保义务人?

  根据相关司法解释,“未依法投保交强险的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损害,当事人请求投保义务人在交强险 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的,人民法院应予支持。”

  因此,在外卖员驾驶机动车送餐且未投保交强险时,发生事故后,如何界定“投保义务人”及谁承担相应 ,各地法院判决也不尽不同。

  在哈尔滨的一起案件中,由于外卖员张某所驾驶的摩托车未投保交强险,法院认为:配送公司作为张某的雇主单位,对张某所在送餐时骑乘的机动车负有监督管理义务,也就是监督管理其投保保险的义务。因为该车未投保交强险,也就是配送商未尽监管义务,法院最后判决配送商在交强险限额内赔偿受害人壹贰万元。

  不过在江西的另一案中,彭某作为送餐员驾驶的燃油助力车同样为机动车,且未投保交强险,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却认为,彭某作为肇事燃油助力车的投保义务人,未依法为该机动车投保交强险,应赔偿受害人壹贰万元。

  对于“同案不同判”现象,造成这样结果的原因有很多,固然有法官对法律理解的不同导致判决结果的不同,而其中外卖员作为弱势群体也是司法机关在判案时很重要的考量因素。毕竟发生交通事故后的赔偿需要很大的资金,而外卖员在承担类似 时显然存在困难,因此也会导致受害方的执行权利得不到保障。

  另外也说明,外卖员和配送公司和外卖平台之间的劳动关系,及后续带来的权责关系,我国法律中尚有不明确的灰色地带,这使得判例各不相同,外卖员的权益范畴并无定论。

  尽管造成“同案不同判”的原因有很多,但是我们还是希望有关部门争取出台相关裁判标准,厘清 与义务的关系,以保护各方当事人的合法利益,从而保证市场经济的公平运行。

  另外,我们也应该看到,之所以发生如此多的交通事故,根子上是外卖员及配送公司漠视交通法规造成的。在送餐过程中,只考虑快,不考虑安全,存在侥幸心理,但是一旦发生交通事故,无论对于哪一方都是备受伤害,或造成身体上的伤害,或付出金钱的代价。



联系我时,请说是在代妈报名看到的,谢谢!
相关九江代妈报名信息